来自 军事历史 2019-12-15 19:2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正文

中国运-20大量研制细节曝光:40分钟完成翼身对接

  中国运-20大量研制细节曝光:40分钟完成翼身对接

  近日,《中国航空报》接连发表长篇通讯《鲲鹏起兮——大型运输机运20研制纪实》系列文章,其中曝光了中国军用大飞机运-20的很多内部研制信息。

  文章透露了中国试图和乌克兰合作缩短大运研制进程的方案。文章称,乌克兰安东诺夫设计局了解到我们的项目发展目标后,感到整个项目无疑是天方夜谭,并打了一个十分粗俗的比喻:生孩子需要十个月的时间,军事历史你就是一下子娶十个老婆,也不可能在一个月内给你生出一个孩子来。而且在后面的谈判中,乌方以没我你就干不成的态度,提出了一揽子苛刻条件,被中方断然拒绝。

  

中国运-20大量研制细节曝光:40分钟完成翼身对接

  

安-70运输机

  外媒报道在21世纪初,乌克兰安东诺夫设计曾想以三种型号来与中国进行大型运输机的合作。即安-70桨扇型、安-70涡扇型和放大版安-70改进型号安-170。安东诺夫称涡扇型安-70载重接近60吨,比较符合中方的需求。然而从现在中方报道来看,显然当时中方提出了性能更高、研制周期更短的合作要求,以至于逼得乌克兰用女人1个月生孩子的比喻来回绝。而且乌方当时认为中国没有大运研制经验,想以安-70为平台,向中国强制推销。

  后来的事实证明,中方依靠自己力量,研制出的运-20运输机,比安-70各型号强上一个档次,运-20大批装备部队,而安-70项目实际上已经寿终正寝。而今天的安定诺夫设计局,合作的已经不是中航工业,而是名不见经传的中国空域产业集团。尽管外媒报道有乌克兰科技人员在运-20研制中参与,但这是以我为主借助外部力量,和当初乌方苛刻合作不可同日而语。

  文章还首次透露了运-20与众不同的大军团作战体系:包括行政总指挥、中航工业副总经理耿汝光,负责项目的组织指挥,计划协调,人员、经费、军事历史物资保障等工作;总设计师唐长红,军事历史负责指挥由各级设计师组成的跨建制、跨部门的技术指挥系统;总制造师、西飞总工程师何胜强,负责协调总装厂装配;总质量师、一飞院时任副院长罗延生,负责指挥跨部门、跨建制的型号质量保证机构;研制现场总指挥,分别由总设计师单位(一飞院院长方玉峰、李守泽先后担任)、总制造师单位(西飞总经理 唐军、何胜强先后担任),负责研制现场的组织领导工作。

  

中国运-20大量研制细节曝光:40分钟完成翼身对接

  运-20大批装备部队,而安-70项目实际上已经寿终正寝

  另外从分工协作体系上,一院六厂是第一层次的总承包商,即中航工业一飞院、西飞厂、陕飞厂、成飞厂、沈飞厂、哈飞厂、上飞厂。金字塔的第二层,也就是分系统/部件转包商,总共有 200 家左右。第三层次,即零部件/原材料供应商,数量更为庞大,居然达到上千家,涉及几十万人。报道透露运-20型号会议都要上百人,开饭的时候,盛米饭的盆子也比别人大几号。

本文由军事网发布于军事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运-20大量研制细节曝光:40分钟完成翼身对接

关键词: 军事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