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兵器快讯 2019-11-28 22:2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军事网 > 兵器快讯 > 正文

圣母的考验: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

  圣母的考验: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

  斯诺登,这位被美国政府宣布为叛国者的前情报人员,六年来为了躲避CIA特工的全球追杀,已经消失在社会视野之外,关于他在俄罗斯的生活,只有一些零零星星,似假似真的信息。

  9月14日斯诺登再次出现在镜头面前,他接受了法国France Inter广播电台的访问申请,对着镜头侃侃而谈。

  他告诉记者:我非常希望马克龙先生为我提供庇护。

  暗示自己和妻子并不想在俄罗斯继续枯燥地生活下去,而法国是个舒适安全又非常重视人权保护的国家。

  法国政府还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斯诺登的请求,圣母也怕恶棍,如果法国敢把斯诺登接过去,CIA马上会扑向巴黎,法国警方到时是抓呢还是不抓?抓了是引渡呢还是不引渡?想想都头痛,不如装死。

  斯诺登在采访中还说:最可悲的是,美国揭秘者有权发声的唯一地方不是欧洲,而是这里(俄罗斯)。

  非常讽刺,一直被西方舆论指责缺乏人权的俄罗斯,却在做着人权圣母不敢做的事。

  说实话,他从2013年到今天,如果没有中国和俄罗斯相助,坟头草已经三尺高了。

  斯诺登从夏威夷逃离美国后,便马上向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等欧洲政要提出庇护申请,按照欧盟标准,他完全有资格以政治难民身份得到保护。然而申请信全部石沉大海,斯诺登变成了可怕的瘟疫。

  2013年5月底,斯诺登逃往当时最理想的避风港--香港。

  他在尖沙咀美丽华酒店呆了20多天,6月6日在酒店接受英国《卫报》记者格林沃尔德专访,《卫报》答应三天后公开录像。

  CIA只知道他到香港,而吃不准他住在哪里?6月10日斯诺登住地公开后,大批记者涌向了美丽华酒店,要知道,记者这个职业在香港经常是特工的另一种称呼。

  入住酒店,接受采访,放出录像,吸引记者……一切按计划进行,10日晚上在一名加拿大籍律师引领下,斯诺登被转移到了九龙深水埗。

  这里是香港最贫穷,最复杂的地方,南亚,东南亚来港难民都集中在这里的贫民窟,CIA特工无法在这个黑洞里准确找到目标。

  斯诺登先是住进了一户斯里兰卡难民家庭,当CIA特工接近时,又有人通知他转移到下一个避难点,两周时间左右,斯诺登神秘游走在荔枝角、深水埗及坚尼地城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疲于奔命的CIA特工不相信一名美国人和一名加拿大律师能如此熟悉这里的环境,并且能得到斯里兰卡,菲律宾难民的照顾,甚至有可能出现在澳门。

  据说在6月的一个深夜,CIA特工嗅到了斯诺登的气味,准备实施抓捕行动,却遭到了神秘攻击,他们好像进入了军事包围圈,天亮前留下了几具尸体,连滚带爬逃离了这里。兵器快讯(以上只是传说)

  2013年6月23日,确定安全后,加拿大律师开车送斯诺登去香港机场,长时间没有睡过安稳觉的斯诺登终于平安抵达莫斯科。

  那些帮助过斯诺登的难民家庭,每家都拿到了200美元酬劳,后来记者问他们与谁接触时,兵器快讯他们只知道是一名加拿大律师,其它一无所知。

  幸运的菲律宾母女,今年3月告别了贫民窟,在加拿大律师运作下,她们从香港飞往多伦多,加拿大政府成了她们的庇护者,条件相当不错。

  而真正为诺斯登提供24小时严密保护的神秘人物们,却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斯诺登深知美国最怕的不是他向媒体爆了多少料,而是他随身携带的170万份电子文件被解密。斯诺登本人也未必完全知道自已带走了哪些情报,这需要很多人来整理。

本文由军事网发布于兵器快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圣母的考验:斯诺登向马克龙提出庇护申请

关键词: 兵器快讯